长篇校园励志小说《非常高三》(11)

发布时间:2016-07-14 22:47 编辑:床边故事网

长篇校园励志小说《非常高三》(11)

正是黄昏时刻,天上的雨水已经收敛了许多,马路上的积水也已退去,街上的建筑像沐浴过了似的显得精神抖擞。和小兰在我们的小区门口告别,我立即小跑着奔进电梯,忍不住想早点见到亲爱的妈妈。

我妈妈任蕊曾经是一位性格直爽、不甘寂寞的记者,三年前她突然撞上了红运被提拨到市政府当了一名官员。

而爸爸夏志炜则是一位长年埋头苦画的艺术家。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因为性格不合而经常吵架,只是碍于我当初太小才久没离婚。直到我初三那年,妈妈和一位经常在电视里做文化嘉宾的殷叔叔的恋情被我撞见,妈妈觉得不必再继续和爸爸“演戏”了,就和爸爸离了婚。当时,妈妈希望获得我的抚养权,可爸爸也希望跟我在一起,最后他们只好狠狠心把如此残酷的选择交给了我这个未成年的女儿。这让我痛苦万分,那段时间我整夜整夜的失眠。因为我根本没有能力来选择要父亲还是要母亲,那么多年的共同生活已让我们成了血与肉的关系,和任何一方的分离所造成的伤害,都会令我痛不欲生。于是我恳求父母大人放过我,别让我来做如此痛苦的选择,可无奈的是,妈妈觉得对爸爸的热情已经消耗贻尽了,再维持下去,对大家的伤害会更大。长篇校园励志小说《非常高三》(11)于是我无奈地选择了和爸爸一起住,因为我不舍得让爸爸一个人孤伶伶地生活。这件事总是让妈妈很难释怀,像许多独立自强的女性一样,她很希望我能和她一起生活,她总觉得她比爸爸更有雄心更有志向,更能影响我的性格,塑造我的未来。为了不让妈妈伤心,我只得经常给她打电话,以解她的思女之苦。

幸好爸爸一直单身,所以妈妈可以经常来我和爸爸的家倾销她的母爱,不是下厨给我烧菜,就是帮我洗洗衣服。爸爸总是采取无所谓的态度,任由妈妈在家里自由发挥。似乎是为了补偿对我的愧疚,妈妈对我的照顾有过之而无不及,让我有幸在最短的时间内抚平了父母离婚综合症给我带来的创伤。长篇校园励志小说《非常高三》(11)

但是妈妈离婚后迟迟没有和殷叔叔再婚的事一直令我无法释怀,难道他们这个年纪了追求的也只是曾经拥有而不是天长地久吗?为这事我曾不止一次旁敲侧击,可妈妈总是告诉我,那是因为殷叔叔的妻子不肯让位,所以妈妈没法登上殷太太的宝座。

从妈妈那躲躲闪闪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丝难言的苦涩。

原来是这样,我可怜的妈妈!

“那你还爱爸爸吗?”我很想让他们破镜重圆。我想这应该是每个离婚家庭子女的心愿。

“我可不是一个视感情为游戏的人,雨辰,妈妈的事你就别管了,啊!”我发现每次谈到这件事,妈妈总是利用做家长的权威来阻止我的问话。

“妈,我真希望你们能重归于好,你跟爸爸现在都是SINGLE,再说我发现爸爸挺寂寞的,我看见他经常晚上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卧室里,一呆就是一、二个小时,灯也不开。” 我从心底里同情爸爸的寂寞。

“真的?”

我发现妈妈那颗敏感的心还是被触动了,她用一双很深沉的目光在我脸上停留了足足有三秒钟,好像是在确定我是不是在说谎。然后才渐渐地收回目光,语气又恢复了平静:“那你以后就多陪陪你爸爸。”

“我再陪他也代替不了你呀,妈妈,爸爸他真的很需要你。”

“你别说了,雨辰,我跟你爸爸的缘分早就尽了。”妈妈脸上的忧郁说明她并非完全对爸爸的痛苦无动于衷,我知道她于其是不肯给爸爸机会不如说不愿向爸爸认输,经验告诉我打动妈妈只能用智取不能进行强攻。

唉,可怜的爸爸妈妈啊,我该如何地拯救你们!

电梯在二十楼停住了,刚走出电梯,一股扑鼻的香味隔着门缝迎面而来,那是我最喜欢吃的德国猪脚汤煲的味道,是妈妈的拿手好菜。在我的记忆中,妈妈很少烧菜,我们家一直都是爸爸主内妈妈主外,也许是想弥补什么,离婚以后,妈妈摇身一变成了良母,经常在日理万机的工作中抽出时间给我烧几个拿手的好菜,德国猪脚汤煲这道菜是几年前她在德国做访问学者的时候跟房东学的,听说这道菜能帮我长身高,就抓住一切机会烧给我吃。一是为了我的身高,二是为了能有理由经常来看我。

闻着汤煲熟悉的味道,我断定妈妈已经在厨房了,内心不由地祈祷:妈妈呀,要是天天都能闻到你掌勺的味道该有多好!

我没有像往常那样用钥匙开门,而是伸出食指按了一下门铃,我想享受有妈妈开门的幸福。由《麦兜响当当》的音乐罐制的门铃刚刚响起,门就打开了,妈妈果然笑吟吟地出现在门口:“妈妈!”我热情地抱住了妈妈。

妈妈今天看上去有些憔悴,大而妩媚的眼睛已挂上了深深的黑眼圈,眼角也随着她的笑容出现了细碎的皱纹。

“妈妈!”我有些动情地唤道,对母亲的爱喷薄欲出,我用力地抱了她一下,将爱的能量传递给她。

妈妈爱怜地整理着我的头发:“雨辰,看你走得急的,一头的汗,哎,这嘴巴上怎么长冰琪淋了?来,我帮你擦擦。”

妈妈随手从桌子上抽了一张餐巾纸,帮我擦了一下嘴角,擦完以后还趁机亲了我一下。我说趁机是因为她没征得我的同意,我总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允许妈妈还把我当小孩一样左拥右抱。

关于这件事,我们同学之间几乎有过一致的认知,那就是妈妈对我们过于热情的举动算不算性侵犯,我们都长这么大了,可妈妈们对我们溺爱的举动却还停留在我们的幼年时代。

“妈,你不是要和殷叔叔去旅行吗?怎么还没走?”

“发生点意外,我们一时走不了了。”

我看着她,发现她的眼睛里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忧伤,我的心像是被灼了一下,好生的痛。

“开学第一天,感觉怎么样?”妈妈极尽温柔地转换了话题。

“忙死了,开学第一天就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头脑风暴,老师们一个接一个的进行高考总动员,头都听大了。”我很高兴和妈妈谈学校里的事。

“是应该多敲敲警钟,现在的小孩都是独生子女,蜜罐里长大的,不知道什么叫奋斗。”

说完这些,她突然看见了我手里拿着的速写本,不由欣赏地问:“呀,好漂亮的速写本,又是谁送的礼物?”

妈妈的语气里,透着经过掩饰的窥视心理,让人一听就明白她其实是想知道又是哪个男同学送我的礼物。

自从进入青春期后,妈妈表面上装得很潇洒很不干涉我的私生活,可实际上我知道她是欲擒故纵,好引诱我主动向她倾诉这方面的动态,相信每位母亲都像一个尽心尽责的守林人,警惕着女儿别被她看不上的男孩给俘虏了。

“我的退休纪念物!”我故意炫耀了一下,配合她的好奇心。

“退休?”妈妈以为我又在开玩笑。

“是啊,升高三了,学校怕我们学习紧张,不让我再当主持人了。不过呢,你女儿这几年来为他们奉献了宝贵的青春,你看皱纹都出来了……”我故意推了一下眼角的皮肤,

我难得有这样的好心情跟妈妈开开玩笑:“所以学校给了我这个当奖品!”

“瞧你,一点都不歉虚!不过,你们学校的决定没错,每个人就是应该在不同的阶段干不同的事情。”

自以为是的妈妈!

我有些不以为然地翘了翘嘴:“我可不觉得,其实只要合理安排,根本不会影响学习,我心中有数。”

“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放不下你的爱好。尽管我并不希望你去干这个职业,但我不阻拦你。可你知道当一个好的主持人是需要不断地充实自己的文化知识的,你现在的退出是为了以后走得更远。”

“我也可以边做边充实嘛……”我撒娇地:“不说了不说了。妈,我想先吃根鸭翅膀。”

“吃吧,小馋猫。本来就是特地为你买的。”

“谢谢妈!”我抓起一只老正兴特制的鸭翅膀,美滋滋地啃了起来,不亏是老字号做出来的食品,就是不同凡响,一口咬下去,那肉质鲜香、咸中微甜,十分的富有弹性,在唇齿间留下了一丝弥久的回味。

更多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