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从来不会远离靠近它的人心情随笔

发布时间:2016-09-17 00:13 编辑:床边故事网

49岁时,母亲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虽然保住了性命,四肢却再也无法象从前那样灵活自如。幸福从来不会远离靠近它的人由于颈椎严重受损,母亲只能瘫在床上,不仅吃喝拉撒需要人照顾,甚至,连翻身吐痰这样简单的事,亦无法独自完成。

母亲一生要强,最怕麻烦别人。从小到大,她跟我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

记得有一次,母亲下楼时不慎摔伤了右臂。父亲嘱她好好休息,等他下班回来再做饭。然而,当父亲急急赶回家,却看到母亲正用左手把热气腾腾的饭菜摆到餐桌上。摸着母亲肿得象馒头一样的右手,从不落泪的父亲,顷刻湿了眼睛。他一边疼惜地埋怨母亲,一边纳闷地想,这样复杂的饭菜,她用一只手是怎样做出来的呢?

更让父亲惊讶的是,他换下来的衬衫和裤子,竟也被母亲洗干净了。父亲佯装生气,很严肃地提醒母亲:“如果养不好,后遗症会伴随你一辈子。以后千万别再做了。况且,你都做了,我干什么?”母亲却莞尔一笑,一脸明媚地告诉父亲:“我发觉,人有两只胳膊纯属浪费。其实,一只手臂完全可以应付一切。”

这就是我的母亲。勤劳,善良,乐观,独立。可是,如今的她,只能终日躺在床上,从吃饭、穿衣,到换尿布,擦拭身体,诸事都需要依赖父亲。母亲倔强向上的心,如何受得了呢?

另外,母亲还是舞蹈学校的高级教师。她不仅举止优雅、舞姿曼妙,还写得一手锦绣文章。而如今,一切过往都成了泡影。不能再翩翩起舞,不能再网上冲浪,更不能,把自己绵密细腻的心思,化成报刊上,那一篇篇充满哲理的文章。命运的锤,重重地砸下,将她伤得体无完肤。母亲将如何,忘掉曾经的辉煌,与惨不忍睹的自己和解呢?

对母亲的担心,秋叶般,纷纷落。然而,后来我发现,竟是我多虑了。

躺在床上的母亲,象以前一样,依然穿着干净华美的家居服,跟来探望她的每一个人谈笑风生。依然每周做美容,定期请美发师为她更换发型。依然听着禅意芬芳的佛乐,将内心的感悟变成行云流水般的美文。不同的是,父亲成了她的专职秘书,负责将她口吐莲花的文字,敲到电脑里,然后通过Email发到报社去。她还让我买了MP3,从网上下载有声读物给她听。每隔半个月,都让父亲买一束鲜花放在床头。一个人时,母亲常常将目光投到窗外,看蓝天白云,赏风清月明。她对我说,抬头望天,低头看花,是世间最美好的事。

躺在床上的母亲,也变得不那么倔强了。她心安理得地接受父亲事无俱细的照顾。父亲帮她洗脸时,她说,真舒服啊。父亲帮她洗脚时,虽然她并无知觉,仍然会说,真是好极了。早晨穿衣时,她总喜欢让父亲在衣橱里翻来拣去。其实,家里并不是总有人来,况且,她连床都不能下,穿哪件还不是一样呢?她却不。她说,活在世上,无论自身条件与所处环境如何,都要用心享受每一天。她常常穿上那件最喜爱的紫色长裙,幻想自己翩翩起舞的样子。有时,她会梦到自己又回到了舞台上,台下依旧掌声一片。

如今,六年过去,由于各个脏器功能衰竭,母亲还是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弥留之际,她安祥地注视着我和父亲,脸上没有一点悲伤。她说,天道当循环,生命有始终,这是自然规律。我已享受过生活的美好,爱情的甜蜜,家庭的幸福。今世,我无憾了。

父亲握住她的手,泪在眼眶里打转。母亲安慰他,这几年,让你没日没夜地照顾我,你也应该没什么遗憾了。放心吧,我们只是暂时的分离,我会在那边一直等你。

我在母亲身边躺下,轻轻拥抱着她。母亲与我额头相抵,脸贴着脸一下下摩擦着。接着,她用世界上最温柔的声音说,女儿,为我唱一首歌吧。幸福从来不会远离靠近它的人

“夜深了,屋里静悄悄。亲爱的妈妈呀,伏在桌上睡着了。我给妈妈,披上我的小花袄,亲爱的妈妈呀,梦中正在微微笑……”我轻轻吻着她,哼着这首唱给妈妈的儿歌,看到母亲缓缓地闭上眼睛,安详地睡着了。

母亲走得很恬静,脸上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她的一生,虽然经历坎坷,但却乐观洒脱,对生活充满了无比的热忱。母亲是幸福的。她始终能够从身边的人和事上,发现并体验到美好的东西。

感谢母亲。是她让我懂得了,幸福从来不会远离靠近它的人。

更多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