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发黄的日记多少柔情多少泪心情随笔

发布时间:2016-09-17 01:09 编辑:床边故事网

凌晨,做了一个梦,梦醒了眼角竟是泪水,左胸口阵阵的压痛,一时间喘不出气来,梦境到底是什么,他竟然如此的灵验在我梦里。亲情,爱情,感情,恩情。梦里你说一句话,人生太残酷了,我累了,如果有来生的话。是谁说的这一生我们都是左手和右手。

昨晚舞蹈回来已经深夜22:30分,驾车去了哥哥家,一路闷热,吹来的风依然是热风,哥哥的嘱托是我唯一遵守的命令,到了哥哥家的书房,唯一不乱的就是那个书柜,摆满了哥哥喜欢的书籍,他最喜欢的是诗,词,佛经,等等。本来是想挑几本自己喜爱的看,无意间滑落一本泛黄的但还是无一点折页的小本本,还夹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女孩我认识,我曾经以为我一生挚爱的哥哥,就脱付给他了,可是事实难料。

翻开日记,映入眼睛的是那一场亲情的离别。

姐姐给哥哥打电话说:姑姑自杀了,哥哥手中的杯子刷一下子摔在了地上,玻璃碎片扎进了脚上,不顾一切的冲进了房间,痛苦了一天一夜,哭过后给姐姐打了电话问为何:姑姑辛苦了一生,姑父早年去世,辛苦的把几个孩子带大,到了儿孙满堂了,不幸腿残疾了不能动,不能为儿女服务。一本发黄的日记多少柔情多少泪为了谁赡养的问题争论个不休,姑姑为难之下自杀了,姐姐说:别哭了,姑姑不受罪,她那么自然的就去了。

哥哥说:辛辛苦苦的学习,辛苦的奋斗,甚至一天吃一顿饭,为了什么,每每夜晚夜深人静了,还在学习,有时候连被子烧掉了才知道,蜡烛已经烧尽了。还有谁在爱我们,婆婆已经离我们很远了,唯一还有依靠的就是父母和姑姑,难道连姑姑也要带走吗?哥哥也写了一封遗书,留给我们,可是没有方法,没有地方,或者是没有办法让父母曾受。哥哥在想,如果一切都有了,就可以把他们接出来享福了,却不曾想到,人生是有尽头的。到了尽头,不能选择重来一次。

出了青涩的的校园,满怀的热情,但愿能找到能让自己一展才华的伯乐,安稳的日子谁不想,15年前了,哥哥放弃了一个月八千的工资,执意一个人创天下,一双鞋子跑的破烂不堪,他说跑自己的业务当然要用心,这双鞋子舒服。还有为我们的学费,他想让我和家人过得更好,他不想再让一些突发的事件出现。

蜡冬寒冷的深夜,哥哥出差回来,小区门口来了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几乎没有衣被,他去屋里拿了一床被子和家里唯一的两个馒头在微波炉里烤了烤,下了楼给老人铺上,把馒头给了老人。可是他忘了自己还没吃饭呢。这一件一件,他写满了一沓一沓的日记本上,他何曾提起。心里只有别人没有自己的一个人。

宁愿幽居独处,不忍步出帘外,所有的心思,感情。遗恨绵长,如此凄绝的情怀无人知晓,孤单寂寞,如何排遣呢?只能捱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借诗词来自我安慰。哀婉幽怨人生的不易。

翻开泛黄的字迹,上面写满思念,记忆如此清晰,提笔落伤,再回首,淡然而美丽。荡尽岁月的尘埃,归隐在雾阁烟雨中,半掩诗书,半斟清茶。

是我不够勇敢,是我不够坚强,而我最怕男儿的泪水,每翻一页就是这雨洒在稀疏的树叶上,花色改变了颜色,令人伤情芳香也浅深难辨,出了哥家的门,小区的灯光昏暗,看不清事实的真相。看不穿你的眼神。独守一纸灯光,浅听一曲老歌。一本发黄的日记多少柔情多少泪琴音清绝,曲韵悠长。雕阑曲处,月,轻拢一缕薄纱。茜纱窗下,红烛影里,柔曼如丝的长发轻轻吟唱,梳理着绵长如丝的愁绪。珠帘闭月,守静自得清宁,盈立于幽静中,柔情绰约自无声中显现。红尘嚣嚣,已无丝毫入眼。

与心海里跋山涉水,长了翅膀的思绪,都篆刻着亘古的浓情,于等待和守望里,做着一帘幽梦。朝为丝暮成雪,泪飞柳絮舞。剪不断,理还乱,总有相思苦。情缠千千结,谁解其中故?是谁使弦断,花落肩头,恍惚迷离!花开易现落难寻,红颜弹指老。过往云烟,不过是空虚一场,何许执着?带着孤独的心,在飘散中,守候温暖,留有一丝妩媚的忧伤,守候花开,花开是画,花落是诗。世事繁华,红尘若梦,金粉荟萃却如幽兰之境,繁华绮丽亦能身静心远。

就写到这吧,越写越伤泪水只能让我更脆弱

我发信息给哥哥:我们最艰难的日子都过去了

一切都会好的,现在都不是很好吗?

本文由《雨露文章网》www.vipyl.com 负责整理首发

更多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