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着红绸裙,等你归心情日记

发布时间:2016-09-17 02:02 编辑:床边故事网

堤岸的五月,拥着绿色的梦想醒来。清塘荷池,是一柄江南纸伞,圆圆的莲叶儿撑开媚骨,遮了伊羞怯的眉角眼梢,如新娘的红裙舒展开半掩的心事,在五月的清风里欲说还休。

此情,此景,缓步于风清水绿的青石路上。是应着了长裙的,月白,或是朱红。白色应是雪纺,有百褶的裙摆,轻风荡来,蝶儿一样飞翔;朱红应是绸缎,杭州的轻绸,与莲池的娇艳相互欣赏,相互比映。柳条儿轻轻,拂伊彤容,何似人间风情?竟若于画中游移,沉醉不知归处矣。

当年罗敷采桑于田畴,桑田万亩,桑叶千里一碧,婆婆娑娑,影影绰绰,采桑的农家女子穿梭其间,浅笑低语,我是好生羡慕那一番场景。“湘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罗敷是众女子中最突出的一个。不仅缘于她的容貌秀美绝丽,更重要是她的着装。我身着红绸裙,等你归农家女子,多着粗布麻衣,田间劳作,谁有心思施粉黛?罗敷则不同。每日出门,一定要着干净旖丽的罗裙,绾了光洁的发髻,匀粉描眉,胭脂香雪,以最美好的容颜见与世间。

休轻言爱妆扮的女子心性扬花。有人谓罗敷轻佻,却不知伊是“托心自有处,”旁人不得愚。

田事劳作又何如,倘蓬头垢面,任尔拖泥带水,不加修饰,再佐以汗水尘泥,一副不得世的模样,心境也会无端庸俗起来。倘若以已之新鲜容颜,融入风景,劳累之际,换人之心明意澈,实是件逸事。

这里面有一份气质,有一份对生命珍惜的情思,有一份对人生阴暗的反判与自我清高的心品。所谓女为悦已者颜,这话有了些许肤浅,未达根本。女子有如罗敷者,或没有绝世的容颜,其气质定清丽不俗。因懂得于生活的平常中,以生命最美好的姿态活着,本也是极美的情致。

当然,这其中有也有着某种企盼。罗敷的夫君征战边关,亦说做了将军,归日无期。罗敷一定希望无论将军哪日返来,看到的都是他心中最美最妩媚的容颜。这样的企盼,不身于其中的人,如何能懂得?

如我。在这样的五月的柳堤岸,着了含蓄而妖娆的朱红绸裙,在清风微凉里心境明媚如同水的清梦。明知我的将军不会来,亦勿自妩媚自得。因为知道,他的心里有一面镜子,藏了爱情的玄机,无论身在何处,金戈铁马,或挥毫泼墨,那镜里的人儿,总于他眼里澄澈如水,洞悉分毫。此种风情,他见与不见,都在彼此心里。明悉,深藏。

而这番五月的莲荷,是否也对了天空的云朵,思念夜间风姿独绰的明月?明月万里,或许本看不见夜色里一季又一季柳拂莲堤的温柔之美,而这种美,却早映在月亮心间,遥遥相印。我身着红绸裙,等你归它见与不见,风景就在那里,美丽着人间敏于发现的眼睛。

一零年的春天来得匆匆,一零有许多的忧伤会在春天消循。季节风吹来吹去,带走的总会是不欢,留下的,是我们懂得自我完善的心境,与懂得享受风景的心情。

不论夏天是短是长,不论我的将军是否在身边,不论日子是暗默还是寂寥,我总会寻了这样的风景,在莲荷撑开媚骨的优雅里,着了朱红的绸裙,撑一柄江南油纸伞,听光阴的歌儿轻唱,等君归来,叩开静坐如佛一般安然欢喜的那扇门楣。

更多相关内容: